李叔同诗词作品赏析(李叔同最好的诗词)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顶部

李叔同(1880—1942),又名李息霜、李岸、李良,谱名文涛,幼名成蹊,学名广侯,字息霜,别号漱筒;后剃度为僧,法名演音,号弘一,晚号晚晴老人,后被人尊称为弘一法师。

李叔同是著名音乐家、美术教育家、书法家、戏剧活动家,中国话剧的开拓者之一。他诗和歌词,用词简单,通俗易懂,而又意蕴深远,流传甚广。

南浦月·将北行矣,留别海上同人

杨柳无情,丝丝化作悉千缕。

惺忪如许,萦起心头绪。

谁道销魂,心意无凭据。

离亭外,一帆风雨,只有人归去。

轮中枕上闻歌口占

子夜新声碧玉环,可怜肠断念家山。

劝君莫把愁颜破,西望长安人未还。

这首诗歌没有公开发表,载于许幻园《城南笔记》及李成蹊《辛丑北征泪墨》。

早秋

十里明湖一叶舟,城南烟月水西楼,

几许秋容娇欲流,隔著垂杨柳。

远山明净眉尖瘦,闲云飘忽罗纹绉,

天末凉风送早秋,秋花点点头。

这首诗写早秋的景色,像一幅白描画,读之只觉素淡清远;不仅没有悲秋之味,“秋花点点头”还颇为灵动活泼。

春游

春风吹面薄于纱,春人妆束淡于画,

游春人在画中行,万花飞舞春人下。

梨花淡白菜花黄,柳花委地芥花香。

莺啼陌上人归去,花外疏钟送夕阳。

整首诗淡然清浅,写到了梨花、菜花、柳花、芥花,但却不写春天之生机热闹。最后一句以夕阳作结,使整首诗看上去静穆庄严,韵味深远。

咏菊

姹紫嫣红不耐霜,繁华一霎过韶光。

生来未藉东风力,老去能添晚节香。

风里柔条频损绿,花中正色自含黄。

莫言冷淡无知已,曾有渊明为举觞。

题丁慕琴绘黛玉葬花图二绝

其一

收拾残红意自勤,携锄替筑百花坟。

玉钩斜畔隋家塚,一样千秋冷夕曛。

其二

飘零何事怨春归,九十韶光花自飞。

寄语芳魂莫惆怅,美人香草好相依。

七月七夕在谢秋云妆阁,有感诗以谢之

风风雨雨忆前尘,悔煞欢场色相因。

十日黄花愁见影,一弯眉月懒窥人。

冰蚕丝尽心先死,故国天寒梦不春。

眼前大千皆泪海,为谁惆怅为谁颦。

这首诗风格是佛家的。“心先死”、“梦不春”,道出了自己内心状态。最后两句,写大千世界是泪海,纯是佛家境界。

清平乐•赠许幻园

城南小住。情适闲居赋。

文采风流合倾慕。闭户著书自足。

阳春常驻山家。金樽酒进胡麻。

篱畔菊花未老,岭头又放梅花。

送别

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。

晚风拂柳笛声残,夕阳山外山。

天之涯,地之角,知交半零落;

一杯浊酒尽余欢,今宵别梦寒。

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。

晚风拂柳笛声残,夕阳山外山。

这本是一首歌词,但却比很多诗词写得都要好。第一节写景,意象非常多,形成一个送别的不忍的意境。“芳草碧连天”,是以美景衬托哀情;“笛声残”、“夕阳山外山”,则是情景交融,浑然天成。

题梦仙花卉横幅

人生如梦耳,哀乐到心头。

洒剩两行泪,吟成一夕秋。

慈云渺天末,明月下南楼。

寿世无长物,丹青片羽留。

这首诗,李叔同自称是:余恫逝者之不作,悲生者之多艰。聊赋短什,以志哀思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:www4w4@qq.com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